福彩3d开奖记录|福彩3d字谜图谜
新華網 正文
當《哈利·波特》《冰與火之歌》變成了中國評書
2019-03-29 08:55:06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栗征

  魔法世界規則與中國江湖藝諺的“短兵相接”,一下拉近了曲藝觀眾對魔法世界的心理距離,又帶來發現新大陸般的快感——誰能想到,古老的中國傳統竟能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有了用武之地?

  最近幾年,袁闊成、劉立福、單田芳等評書表演藝術家相繼辭世。人們集體回憶著評書為伴的時光,同時一次次追問,在當今社會的文化格局與傳播環境下,評書這門古老的藝術將何去何從?

  事實上,相比很多曲藝曲種,評書的生存境況尚不算惡劣。至少在北京,盡管面臨諸多困難,評書以書館現場演出的形式,穩步走向復蘇。連麗如、馬岐兩位年近耄耋的評書名家堅持每周登臺,演說傳統書目,將深厚家學盡情揮灑;王玥波守正創新,注重將相聲元素運用到評書表演,漸成中生代評書演員之中流砥柱;更為年輕的武啟深、郭鶴鳴等演員也通過持續的書館表演和網絡播放,擁有了固定的觀眾群體。

  繼承傳統之余,在這批年輕演員的舞臺實踐中,外國文學成為他們拓展書目的重要來源。鄭思杰的《白夜行》,葉蓬的《霍比特人》,郭鶴鳴的《哈利·波特》系列,武啟深的《十字軍騎士》《犬神家族》《冰與火之歌》系列……他們不是以評書形式演說外國文學的開先河者,但如此大規模地把不同類型的外國文學改編為評書作品,在評書藝術發展史上絕對是破天荒的。有些書目由于種種原因半途中斷,而有些長篇大書仍在更新之中。郭鶴鳴從2012年開書《哈利·波特》,輾轉幾個書館,時至今日已說至第五部《哈利·波特與鳳凰社》。

  評書在外國文學中找到一方新的棲身之所,不僅意味著評書書目的“添丁進口”,對于如何發展自身的藝術語匯、滿足年輕觀眾的觀演期待也有著十分重要的啟示。

  所謂“生書熟戲,聽不膩的曲藝”,聽書總圖個新鮮。把外國文學改編成評書,題材上先占了便宜。可這便宜只是一時的,評書作為口語藝術自然不同于文學寫作,如果不能按照評書藝術規律重新架構故事情節,并輔之以豐富的表演手段,新鮮恐怕會變成隔閡。傳統評書分長槍袍帶、短打公案、神怪三類,各有所長也各有套路,以革命題材為主的新編評書亦形成了一定的藝術范式。外國文學的內容遠非此幾種類型所能覆蓋,縱然有相似之處,如《哈利·波特》與短打書、《霍比特人》與袍帶書,但迥異于古代中國的西方社會、特別是類型文學構建的非現實世界,確實是評書藝術絕少面對的未知領域。

  陌生的文體特征與傳統評書敘事習慣之間的差異是改編必須解決的難題。目前已被改編的書目,有卷帙浩繁的奇幻巨著,有奇詭驚險的推理小說,還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享譽世界的文學名著,每一種類型改編起來都有各自的難處。以武啟深改編橫溝正史的推理小說為例,日本本格推理追求純粹的“解謎”——偵探通過嚴密的推理指認兇手、破解作案手法,而所需一切線索盡皆隱藏在書頁的字里行間。本格所崇尚的智力對決,既存在于偵探和兇手之間,也發生在讀者和作者之間。閱讀一本推理小說,讀者可以隨時向前回溯,尋覓可能被作者有意遮掩的蛛絲馬跡。這在評書表演中顯然是難以實現的。說書人如果反復強調某個細節,或許會提前“泄露天機”;一帶而過,又可能造成對最終推理過程的理解困難。“藏”還是“露”,分寸的拿捏考驗著演員的布局謀篇與表演功力。

  新書目帶來新挑戰,自然也催生著評書藝術的新技巧。傳統評書開書,或要“先聲奪人”,或要“開門見山”。拿《封神演義》來說,傳統開法有三:哪吒鬧海、黃飛虎反五關、姜子牙下山。前二者即是“先聲奪人”,要個熱鬧勁,以此來拴住書座。后者屬“開門見山”,讓書膽姜子牙早早出場,敘事清晰明了。

  隨著評書藝術的與時俱進,評書演員早已不拘泥于傳統的開書方法,但對于《冰與火之歌》這樣的鴻篇巨制,如何開書仍是個麻煩事。喬治·馬丁筆下的已知世界龐雜宏大、人物關系錯綜復雜,開書時不能不對書中的種種設定進行必要的說明,否則情節無從展開。可長篇大論的非情節性介紹,又非評書演說所長。武啟深用一首定場詩交代故事背景——“已知世界,三大陸地,五大海洋。西維斯特洛,先民登陸;森林之子,奮起反抗。經四千年,最終停戰,先民皈依舊信仰。千面嶼,盟和平誓約,刻在魚梁。長夜不見太陽,數十載寒冬人心涼。北永冬之地,異鬼入侵;所到之處,盡是死亡。聯軍合力,潰敗異鬼,黎明之戰見曙光。筑長城,憶凜冬將至,北境之王。”

  評書的定場詩本為“壓言”,深度介入到書目內容的并不多見,以定場詩統領書中設定更是絕無僅有。當然,武啟深需要對定場詩逐句批講,但他不求面面俱到,把更多信息留待后文倒筆。在敘事技巧上,小說《冰與火之歌》最顯著的特點是POV(Point-of-View)的成功運用,就是輪流交換視點的敘事方式。《冰與火之歌》每章均以一個人物命名,此人就是該章的視點人物。小說通過不停的視點轉換推進故事進展,交織出不同的人物命運。傳統評書多以書膽為主要視點架構全書,將POV沿用到評書表演,是對評書敘事技巧的補充與發展。

  開掘新技法的同時,評書的傳統結構程式仍是說書人最可倚仗的藝術資源。這批演員雖然年輕,舞臺經驗并不匱乏,新編些開臉、賦贊兒、定場詩不是什么難事。武啟深為《冰與火之歌》創作的一系列定場詩,葉蓬給《霍比特人》里的咕嚕等角色的開臉,郭鶴鳴以快板演繹的“哈利·波特勇闖密室”,都讓人連呼過癮。一些耳熟能詳的曲藝作品甚至成為他們用來類比、戲仿的對象。比如咕嚕和比爾博·巴金斯猜謎一段,就被葉蓬有意引向傳統相聲《打燈謎》。

  借助這些傳統資源,他們對外國文學的改寫,不僅要打通虛構世界與現實世界的關聯,更為關鍵的,是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把曲藝的審美原則和中國的歷史現實作為改編的立足點和落腳點,對中西差異進行辨析,以中國文化心理為基礎賦予西方故事全新闡釋。在這一過程中,評書之“評”的魅力得以彰顯,而浸染于曲藝之中的中國市井文化與民間智慧也顯現出強大的普適性。以一個細節為例,說到哈利·波特買魔杖時,郭鶴鳴用“師訪徒三年,徒訪師三年”來解釋巫師和魔杖的雙向選擇關系。這一類比不能說完全恰如其分,但魔法世界規則與中國江湖藝諺的“短兵相接”,一下拉近了曲藝觀眾對魔法世界的心理距離,又帶來發現新大陸般的快感——誰能想到,古老的中國傳統竟能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有了用武之地?

  新中國成立以來,戲曲曲藝等傳統藝術或長或短、或多或少面臨著生存危機。一個核心原因在于,那些傳統的藝術語匯對于表現新生活、塑造新人物力不從心。為老作品注入新元素不失為補救手段,但如果始終缺乏對時代精神的敏銳捕捉、對今人今事的及時反應,一種藝術形式的生命力恐怕不會長久。新一代評書演員借由改編外國文學實現評書語匯的“升級換代”,盡管還存在一些不成熟,但他們的視野之開闊、創新之大膽、對評書藝術之熱愛與堅守,無疑值得贊賞和欽敬。

  唯一讓筆者感到遺憾的是,在這一過程中,中國當代文學處于缺席狀態。相比影視、戲劇從《紅高粱》《活著》《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等文學經典的獲益,曲藝從當代文學中汲取的營養實在太少了。這些作品中的情感表達與思想內涵,同樣是曲藝行業可深度挖掘的寶庫。武啟深曾想演說《活著》,但由于版權等原因未能如愿。如果這些當代文學經典被搬上評書舞臺,想必評書藝術的技法和語匯又會出現新的發展變化。切莫忘記,評書是說話的藝術,而說話的潛能,或許是無限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唐山港貨物吞吐量突破1億噸
唐山港貨物吞吐量突破1億噸
春來鹽湖美如畫
春來鹽湖美如畫
浙江杭州:“清明果”飄香
浙江杭州:“清明果”飄香
巖壁“精靈”躍動賀蘭山
巖壁“精靈”躍動賀蘭山

?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094580
福彩3d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