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开奖记录|福彩3d字谜图谜
新華網 正文
四大行去年日均賺26億:利息收入占7成 工行最賺錢
2019-03-31 08:48:2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目前,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和中國銀行這四大國有銀行的年報已經全數出爐。年報顯示,去年這四大國有銀行利潤全都穩健增長,實現凈利潤共計9494.15億元。如果按照一年365天計算,四大行去年平均日賺26.01億。

  易上難下 凈利增長基本超4%

  年報顯示,“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銀行2018年實現凈利潤2987億元,同比增長3.9%,平均日賺8.18億元,穩坐全球最賺錢銀行寶座。建行去年實現凈利潤2556億元,以4.93%的凈利增幅,成為四大行中利潤增長最高的銀行。農行2018年實現凈利潤2026億元,首次超越2000億元的關口,同比增長4.9%;中行去年實現凈利潤1924億元,同比增長4.03%。

  2018年,四大國有銀行合計實現凈利潤9494億元,即大約9500億,較2017年增長4.42%,四大行相當于每天凈賺超過26億。

  四大行的巨額盈利是基于它們龐大的資產規模。截至2018年年末,國有四大行資產規模均已達到20萬億元以上。中行首席研究員宗良的觀點是,銀行利潤高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銀行業盤子總量大、基數大、利差穩定,利潤額高;二是和前幾年銀行業利潤易上難下有關。因為銀行業利潤一旦下降,將對其聲譽會帶來不良影響。

  現金分紅 每股1.78—3.06元不等

  四大行均在年報中披露各自現金分紅預案。工行2018年度預計現金分紅金額為893億元,即每10股稅前分紅2.506元;建行擬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股息3.06元,共計現金分紅765億元;農行擬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現1.783元,共計579億元;中行擬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現1.84元,共計542億元。四大行擬分紅總額達到2779億元。

  據報道,有財經人士比較發現,工行預計分紅893億元,已超過阿里巴巴和騰訊去年全年的總利潤。工行分紅比阿里利潤還高出近200億元,比騰訊凈利潤高出106億元。

  資產改良 不良率普遍下降

  對于外界一直關注的資產質量問題,四大行都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年報數據顯示,去年四大行資產質量集體改善,不良貸款率普降、撥備覆蓋率顯著上升。

  截至去年年末,工行不良貸款率較2017年年末下降0.03個百分點,至1.52%;建行不良貸款率1.46%,下降了0.03個百分點;農行不良貸款率1.59%,下降0.22個百分點;中行不良貸款率為1.42%,下降0.03個百分點。

  此外,銀行關注類貸款風險、不良剪刀差普遍出現了下降。建行逾期貸款與不良貸款的數量差減少250億,意味著后面不良貸款的壓力就變小。而工行關注類貸款下降1100多億,潛在風險貸款下降1800多億,逾期貸款減少600多億,剪刀差下降300多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以來,各家銀行都加大了對不良貸款的處置力度。工行年報顯示,去年全年清收處置不良貸款2265億元,同比多處置338億元,進一步夯實了資產質量基礎。中國銀行風險總監劉堅東表示, 2018年境內分行全口徑化解不良貸款1525億元,同比增加181億元,比上年增長13.4%。

  農行也表示,本行資產質量明顯改善,不良率已低于銀行業平均水平。核銷力度加大。

  建行首席財務官許一鳴坦言,銀行信貸資產質量的管控非常難。“雖然我們現在的不良率很低,1.46%,在同業也是最優的,但是我們深深感受到資產質量維持比較低的水平是相當困難的。”

  今年承壓 只因去年凈息差上漲

  年報數據顯示,2018年四大國有銀行的凈息差(NIM)普遍上升,利息收入仍是支撐大型銀行凈利潤持續上行的動力所在。根據年報數據統計,四大行去年利息收入總計18962.62億元,占總營業收入的74.68%。

  具體來看,工行利息凈收入5725.18億元,比上年增加504.40億元,增長9.7%,占營業收入的74%;建行2018年利息凈收入4862.78億元,較上年增加338.22億元,增幅為7.48%,在營業收入中占比為 73.80%;農行去年凈利息收入4777.60億元,較上年增加358.30億元,增幅為8.1%,在營業收入中占比為79%;中行2018年凈利息收入3597.06億元,較上年增加213.17億元,增幅為6.3%,在營業收入中占比為71.4%。

  數據顯示,四大行的凈息差基本在2.3%以上。去年農行凈息差為2.33%,增長0.05個百分點;建行凈息差為2.31%,同比增長0.1個百分點;工行凈息差為2.3%,同比增長0.8個百分點;中行凈息差為1.9%,增長0.06個百分點。

  對于凈息差的上漲,建行在年報中解釋稱,2018年,受央行定向降準影響,通過優化資產負債結構、加強資產負債定價管理和加大存款推動力度等措施,本集團生息資產收益率上升幅度高于付息負債付息率上升幅度,使得凈利差及凈息差的上行。

  “去年凈息差走勢不錯,穩定且略有上升。但今年可能將面臨不一樣的變化。”工行行長谷澍表示,去年以來,市場利率出現下行,雖然信貸市場利率下行速度相對于銀行間市場和債券市場緩慢,但對于商業銀行而言,要保持凈息差穩定仍有挑戰。對工行來講,今年保持凈息差主要的側重點是要在負債端做更多的工作,堅持把存款性的負債作為主要的資金來源,控制高成本負債。

  中行副行長吳富林也認為2019年凈息差將承壓,一是美歐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常化步伐放緩,對銀行外幣凈息差帶來一定影響;二是利率市場化深入推進、資本市場的發展,加快了資金形態的轉化,加劇了銀行間的存款競爭,會對銀行的存款成本控制帶來一定的壓力。

  面對可能出現的行業性利差收窄,四大行均表示,將努力控制負債成本,優化結構應對可能出現的風險。(記者 程婕)

  延伸閱讀

  為啥大行董事長收入比風險官還低幾十萬?

  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薪酬一直是銀行年報最受關注的內容。今年四大行年報顯示,受“限薪令”影響,位高權重、責任最大的董事長和行長依然不是各家銀行薪酬最高的管理者。

  工行年報顯示,副董事長、執行董事、行長谷澍薪酬為54.60萬元,社保、企業年金及住房公積金的單位繳存部分為12.69萬元,稅前合計67.29萬元。原工行董事長、執行董事,現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薪酬和社保、企業年金及住房公積金的單位繳存部分與谷澍一致,同樣稅前合計67.29萬元。建行董事長、執行董事田國立稅前薪酬合計為71.13萬元。農行董事長、執行董事周慕冰稅前薪酬合計為70.39萬元。中行董事長陳四清稅前薪酬合計69.04萬元;去年6月上任的副董事長、行長劉連舸稅前共計23.22萬元。

  不難看出,四大行董事長、行長的薪酬基本在60萬-70萬元之間。年報顯示,他們都不是董監高薪酬最高者,其收入往往比本行的首席風險官、首席財務官或董事長秘書等高管低幾十萬。

  北京青年報記者查閱歷史數據發現,2015年以前,國有大行的董事長和行長收入雖然也比股份行低很多,但也基本在百萬之上,但從2015年開始就普遍“腰斬”至60萬左右的水平。

  業內人士指出,之所以出現這么大的變化,主要是因為國企負責人的“限薪令”正是從2015年開始執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徽黟縣:油菜花開景如畫
安徽黟縣:油菜花開景如畫
河南信陽:春日茶香
河南信陽:春日茶香
非遺風箏有傳承
非遺風箏有傳承
斑海豹洄游棲息遼河入海口
斑海豹洄游棲息遼河入海口

?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7681124306306
福彩3d开奖记录